ουτ οʃ мιŋd

Jul 5, 2016

新短篇小说:我们都不能被靠近。(2)

No comments:

****                 贰              ****

他见她关上车门后,就很有自我保护意识的坐着。他把冷气的调节器调至最冷,为了就是制造一个话题:“你会觉得冷吗? 冷的话可以告诉我。”可是只见她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他想想若是这么问的话,肯定会令她觉得很白痴吧。也许是天色太黑,总觉得她脸上看不出有任何表情,也很难判断出她此刻的心情。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便立刻下马威地对她说在他的车上就必须要回答他的问题。他开心地说完,便觉得他的灵感有着落了。可是许久他都没听见她出声,就索性地说“不出声就代表默认了。”只见她仍旧保持沉默。他转过去望了她一眼,发现她正在望着窗口,不像是睡着的模样。这女人是故意的,他有点不是滋味,就开始问起她住的地方,因为这是绝对会令她开启她的金口的一道问题。果然她是醒着的,他拿到地址后,便一手掏出手机打开Waze, 跟着Waze的指示继续前进。基于驾车的当儿,所以他很难一直转过去看她,只有在遇到红绿灯时,他才能瞄她几眼。他为了搜寻足够的资料去酿成那份所谓的灵感,他不可能只问那么一道问题而已。他开始问起了她的工作,可是被迫吃了闭门羹。他顿感愤怒,想要掉头就把车开往另外一个方向或是想直接叫她下车可是由于他是一个很爱顾面子的男人,他不想这样做了之后到处被她唱。所以,他硬硬地把这小耻辱忍了下来。他一直默念“好男不跟女斗”,就好像是一个神秘地咒语,瞬间让他平静了下来。她关上了车门后,很僵硬地坐在他的车椅上,冷气直直地吹向她,令她感到很冷很没有安全感。她不好意思地叫他把冷气调小,也许人家正喜欢这温度,觉得这样刚刚好。她自己不知觉沉醉在于自己的贴心,也恰恰好意识到自己为这种人贴心,真心觉得自己好恶心,因为他这种99.9%的人,根本就不会是那种会体贴人的人。他的声音立刻传入她的耳里,说什么回答问题的。她觉得他的声音很吵很刺耳。她什么都不想听,就只是望着窗外的风景,希望下一秒就到达了她的家。他又再说了什么不出声就代表默认的这种老套的话,她当然觉得没有理会的必要。然后,气氛就算变得冷了也无所谓,因为她在车上已经觉得够冷了。她开始觉得他会打消继续说话的念头的时候,他又开始问了问题。她没办法,只好回答他自己的住址,谁叫开车的人是他。早知道,以后她就把住址写在一张纸好了,下次就可以递给人让他们自己看,不用消耗自己任何一滴的唾液。问完了之后,她猜应该不会再有下一道非答不可的问题了吧而且这小子也不会这么无聊地一直要自讨没趣吧。结果他还真是99.9%里的99.9%, 嘴巴又开始一张一合地问起了工作。她这下可真火了,心中气得都不知道他是傻了还是装无知,看不出她一点都不想听到他的声音也不想和他说话的样子吗? “关你屁事!” 她狠狠地送了这4个字,希望他可以收敛,别老是故意找话题来让她陪他聊天。

他大概念完了20遍,都没有听到她的一句话。他多么希望她是睡着了,而不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不知怎样地,也许是出自于安慰,他的大脑竟擅自地把她的高傲诠译成有个性。这更加地令他想要了解她背后的故事,是什么把她造就成一个这样的人。谈不上孤僻也不至于太不友善,就是有一点人家说的“欠打”。于是,他决定这次不行,下次一定行。他想要约她下一次见面。他认为也许 他们还不算是真正的认识,所以她总防范着他如同防范陌生人一样。可是以她刚才拒绝他的样式来看, 他知道如果他再和她讨电话号码的话,肯定是没有希望了的,所以不如自己给他自己的联络方式。若他问,她可以选择不答,但他说的话,她不可以选择不听。再来说不定,她想起他的时候一定会来找他的。他认为她只是在扮清高,其实内心恨不得表现出自己想攀他的画面。同样,为了避免别人的闲言闲语,所以才表现出自己正在实践男女授受不亲这价值观的那一面。回到家,就会开始打开手机疯狂地传信息给他。甚至把他所有的照片都查看了好几遍,还一张一张地点赞。他越想越猖狂。想完之后,一边的嘴角不禁扬起,体现出坏坏的笑。当下,他马上迅速地转过去瞄了一眼,发现她仍旧望着窗口。好险,被她看到了他的表情之后,他所想的所要做的事都会毁在那一瞬间。她转过去看了他一下,见他嘴巴又开始一张一合的,只是没有声音传出来。“真是变态!”她内心是这样对他评价的。不过现在算挺好的,至少他可以得到他的解放,而她也不需要听到他刺耳的声音。如果每次都这样,她也许会认真地考虑以后都坐他的顺风车,也许不用考虑,可以直接答应。只是,车椅都还没坐暖,又听到他的声音了。她的心都快碎了,原本以为可以耳根清净地享受窗外夜景。“我的Facebook是XXX,我也有用whatsapp的哦,在ABC group可以找到我” ,她内心更加有了想要鄙视他的冲动,这年代谁没有用Whatsapp和Facebook啊! 她若想加他的话,她自然会有她的方法,有那么猴急到怕别人找不到他吗? 况且,他是用他自己本身的名字耶,不是那些什么怪怪的昵称。她继续保持安静,头脑正在想他说这话的动机,是想要让自己也告诉他她的Facebook和Whatsapp吗。她才不想要以后的日子都被他干扰,硬要她娱乐他耶,还是说下次都可以透过这些联络他来换取顺风车坐就如同像Uber这种app这样。他的动机到底是什么啊。她这时又希望他可以说得更多,好解决以上的疑惑,如果是前者的话她大可不用加他而且还顺便把他给拉入黑名单,如果是后者的话,加加也无妨。她会要这么做都是为了保护她自己。

他......  (未完待续)

Red有话说:
好啦,这个算是第二章的(a) 吧,还有一小段的(b)。唉....最近天气真的很热啊,感觉就像到了旱季那样,搞到我要写短篇小说也写到很辛苦一下。想想内容一下就会link到“我很热”,真的是热到我够够力,我怕再继续写第二章的(b)会变成全部都是“我很热我很热我很热...”那样就没有故事看了,虽然我现在要表达的真的是“我很热”。各位,记得看故事的同时,也记得多喝水。希望大家会喜欢这个短篇小说 ❤

Jun 30, 2016

新短篇小说:我们都不能被靠近。(1)

No comments:


****                      壹                     ***

他熟读很多故事,终于可以开始自己创作。她经历很多沧桑,终于可以暂时休息片刻。

没想到那一天,他们如大家幻想的被命运安排了一场出乎意料的相遇。

他样子平凡,通常胸有墨水的人都长得不大出众,因为他所有的力量都隐藏在文字里,只要找到一张白纸,他就能让那张纸不再是一张单调的白纸。她样子普通,她很爱说话,因为她是个有很多故事可以分享的人。她需要的是一位听众,她甚至怀疑爱说话的自己具有潜力做好一个演说家。

他要做好一个写故事的人。对于写故事的人,最令人烦恼的事就是缺乏灵感。即使之前读过再多的故事都好,终究是别人写的,而不是他。所以,他需要亲自地去体验,去发掘一个前所未有的故事。他明白只有独特才能让他鹤立鸡群,屹立不倒。她还继续寻找着听众,不需要太多人,也许街上遇到的某一个人,或者在咖啡馆看到她而友善地坐到她旁边的人,也可能是偶尔在面子书上不小心加到的网友。她从来都不觉得自己烦人,甚至认为那是文艺青年的特征。

终于,他和她偶然地被邀请到了两人共同认识的朋友的家里。那一天,太阳不太热, 没有深夜澎澎大雨闪电交加的前奏。

他看到了一个样子长得不怎么顺眼的女生。他内心露出类似看到了怪物的神情,为了顾及面子以及表现风度。他嘴角委屈地顺服大脑的命令,暗自吃力地被翘起。快要被眼前的煞人风景给恶心死的他拼命在大脑里挖个动人的借口来舒缓自己内心受到的委屈。他找到了。“不觉得怪物都是很稀有的东西吗? 要不然为什么每次人们都喜欢留意怪兽外星人啊什么的。人看美的东西看多了也该觉得腻了,现在要换新鲜一点的:就是丑啊,最好越丑越好。” 这次的他真心满意地笑了。她没有环顾四周,就只是很快速地扫过周围的人,因为她知道要遇到一个好听众的几率就只有0.1%, 她不想花费太多时间在和她毫无关联的人的身上。就算没有很认真地在看,她也不会被屋子里的家具给绊倒,因为模糊的视线不至于完全的看不见。好听众的定义对她来说就是什么都照单全收尽管她说什么,和自己无关也好。她静静地走到一边坐下,看着别人,和别人一问一答地开始了简单的对话直到自己找不到任何问题可以问了,就拿出她的救命神器——手机。她其实没有特别想打开手机,只是她需要一些自己的时间。

愉快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他和她就要各自回到自己的家。

他总体上没有很享受整个聚会,因为他关心的是他将来的发展。全程,他只能盯着她如同一只老虎盯着它的猎物那样。他知道若老虎发动了攻击,它的猎物就会开始四处乱逃。他要定下心,耐心地守株待兔,免得他要的灵感被不按理出牌而出牌的他给打散。他静静地等却不放过自己。他开始想了很多方法可是却发现到没有一个方式适合用,因为他读的故事里都是没有好结局的。他不在乎结局,因为在他心里,即使多烂的结局都好,它起码还是一个结局。作为一个写故事的人便掌握了所有故事里的角色的去向,他是感到骄傲的。可是他没有想过骄傲的他现在就如同遇到一个小瓶颈那样傻傻地坐在椅子上等。但,他也想都没有想过她因交通问题而被迫乘坐他的汽车回。他看到她眼中的不情愿,他再一次地觉得被挑战了。他要让她知道什么叫做猎物,更贴切地来说是工具的感觉。她不想打开FB,因为她不想看到她朋友Po的聚会照片——各个笑得开心灿烂,可现实中各个都使劲隐藏起尴尬。她觉得没有意思。她按了*100#, 结果电话显示余额只剩下1块钱。她想拨电给她的好友,想要大聊一场。她的嘴巴喉咙整个人都很不安分,但她能说的全部只能吞进肚子里。她的肚子是个无底洞,所以她都不觉得饱。夜色渐晚了,她拎起包包,和朋友拥抱一下打算离开。朋友顿时好意地叫住她,硬要让他送他回家。对于这个突然挤进来的他,她从头上下地打量了他一番,不管是外貌,穿着还是说话方式,一点都不符合0.1%好听众的要求。她不想要再花任何时间扮演听众的角色了,几时她才能够不当听众而别人来扮演她的听众。为此,她很不屑却难推朋友的热情。瞬间,她清醒了。要换取她的时间,是需要代价的。她要让他知道那种明明自己不是听众的料却被强迫当听众的感觉。


他.... (未完待续)

Red有话说:
这就是短篇小说的第一章啦。 我只用“他”和“她”因为不知道要放什么名字哈哈。小明和小花吗?感觉很土 xD 所以不放名字好啦,感觉比较酷的不是吗。我突然灵感满满就搞创作咯。诶,不要把我当成故事里的他。哈哈。喜欢这个故事吗? 喜欢的话就继续支持。不喜欢,就算了,我很乐意浪费你读完整篇的那几分钟的 科科。


Jun 29, 2016

再见,啊嘛。

No comments:

太多的事情发生,有时我也不知道做莫我会很冷静(该不是又是逃避吧然后假装自己很冷静-_-) 。可怕的是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开启Numb的模式,可是又不像哦。我还是依然在乎我在乎的,只是已经进化成能够接受事实的人。我开始知道很多东西不能强求的时候,就要放手。放手,对大家好,对自己也好。

各位,今天菜菜的啊嘛过世了(现在的我很沉重)。你知道死亡总是最痛的告别,因为你下次绝对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可以和她说话,再也不会在这地球任何的角落见到她了。虽然和死亡见过面很多次了,打从心底,我还是害怕死亡。我真的很害怕那种失去的感觉。今天早上菜菜打给我的时候,我真的很怕去接他的电话,因为他不可能在早上打给我的。不出意料,那个是伤心的电话。感谢主,唯一能令我安慰的是她正安息在主怀中。现在,她可能忙于上帝给她开的welcoming back party,和一群天使和弟兄姐妹们共享安乐。是的,啊嘛,我们还会再见的,那时我们会是在天家见。不知道天家的日历是怎样算的,可能1分钟就10年了,那我们也不会太久就能见到但按着神数算的日子。那时的你会是以最漂亮的样子见到我们,我们也是。我会想你的 :'(